網售處方藥怎么才能管得住?

    添加日期:2019年6月28日 閱讀:169

    互聯網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已經成為現實。不僅是購物、出行,醫療健康中的診療和購藥也是互聯網參與的一個重要領域,網絡診療和網絡藥品銷售成為不可逆的趨勢。

    醫藥電商和其他領域相比,滲透率偏低。但是因為銷售產品的特殊性,無數次被推至風口浪尖。針對近期網售處方藥引發的社會爭議,動脈網也非常關注。故此我們陸續采訪了十數家企業和業內專家,試圖找尋相關的解決方案。

    從2014年開始,國家衛健委就制定了《關于推進醫療機構遠程醫療服務的意見》、《遠程醫療信息系統建設技術指南》、《遠程醫療服務管理規范(試行)》,支持互聯網技術在醫療領域的應用,互聯網醫療和網上藥店成為患者解決醫療健康問題的新途徑。

    2019年4月25日衛健委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衛健委體制改革司副司長薛海寧表示,衛健委將繼續推動“互聯網+藥品流通”,推進線上線下協同發展,鼓勵提供“網訂店取”、“網訂店送”服務。“一些大型的藥品流通企業依托第三方提供藥品倉儲配送等優質高效的服務,群眾買藥用藥更加便捷”。

    但是醫療是一個嚴肅的領域,在診療和診斷方面,國家監管一直處于高壓態勢。直到去年9月,《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等互聯網醫療的實施細則“出爐”,才為互聯網診療提供了一個詳細的指導意見。而處方藥的網絡銷售以及監管政策一直不明朗,“禁”和“放”的話題長期在行業中流傳。

    處方藥不僅僅是商品,它和患者的生命安全息息相關,因此保障其安全性遠比發展其便利性顯得更重要,必須有“醫生依據患者病情開方,藥師審方”這個流程。而近期熱門事件正是患者沒有處方就能隨意買到大量的處方藥,于是媒體對醫藥電商的藥師審方這個監管環節提出了質疑。

    處方藥的網絡銷售問題出在哪里?

    為了弄清楚網售處方藥的來龍去脈,動脈網先從處方來源、審方、藥品監管、藥品運送梳理一下整個就醫購藥流程,弄清目前的問題出在哪里。

    首先,在傳統就醫模式下,患者需要服用處方藥物,是因為身患疾病,然后有了治療需求。患者到醫院或診所就醫,醫生做出診斷,開具處方。患者根據處方在醫院或藥房購買藥物,根據處方上的方法服用。

    其次,是互聯網模式。患者的處方來源在互聯網醫院。醫生根據復診病人和慢性病患者的情況,在網絡上做出診斷并開具電子處方。患者拿電子處方在藥房購藥或網上購藥。

    無論是哪種模式,患者都可以用處方在網上買到處方藥。但現在的問題在于不需要處方就能購買到處方藥。部分醫藥電商在售賣處方藥時,要求用戶上傳處方,審核通過后方可配送藥品。然而,患者隨意上傳非處方的圖片也可能通過審核,也有部分醫藥電商并未設置審核處方的環節。

    針對這一情況,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社會保障研究室主任陳秋霖副研究員認為,從政策角度看,非處方藥是允許直接面向消費者的,但處方藥和患者之間,必須隔著醫生,由醫生來決定患者該不該用、該用什么,而非自由選購。但是無論是線下還是線上,其實都存在脫離處方購買處方藥的問題。

    互聯網銷售處方藥從流程上來說是完備的。只是患者在購買處方藥時,出現了醫藥電商審方不嚴、售后補方的問題。

    陳秋霖主任同時表示,互聯網醫院問診開藥,和醫藥電商網售處方藥,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可能老百姓感知的流程有類似的地方,但二者承擔的使命不同,這決定了平臺提供的服務性質:是為了方便患者看病,還是為了方便買藥?盈利模式是通過醫療服務收費,還是銷售藥品獲得收入?

    如果處方藥直接面向患者開架銷售,患者自己通過閱讀藥品說明來選藥,之后藥店通過補方來走個“合規”流程,本身是有缺陷的。處方藥的用藥決策是來自患者,而非醫生,用藥安全、用藥合理性都存疑。

    如果是互聯網醫院,是否就可以直接銷售處方藥了?不,互聯網醫院看病,也得是“真看病”,不是幌子。類似便民門診醫生續方,也必須有便民門診的相關制度,確保患者用藥安全。

    這種情況下,處方藥的銷售應該是什么流程?陳秋霖主任認為有兩種情況。

    第一種情況:患者去醫院看病(含互聯網醫院),醫生問診后開具處方,患者憑處方去醫院的藥房拿藥(含互聯網醫院)。此時,醫院對“開方”和“審方”都需要承擔責任,醫生開方要簽字,藥師審方也需要簽字。

    第二種情況:患者在醫院開了藥,但是沒有在醫院的藥房拿藥,而是拿著醫生的處方去社會藥店購藥(含網上藥店),這種稱為處方外流。此時,社會藥店和網上藥店需要承擔的責任是什么?首先,患者購買處方藥必須出具真實有效的處方,無醫師開具的處方,不得銷售處方藥。

    其次,藥店需要有執業藥師審查處方的來源、日期、有無配伍禁忌、是否超劑量、處方的有效性等,核對無誤后簽字擔責。如有不符,應拒絕調配、銷售處方藥,必要時需經原處方醫生更正或重新簽字。再者,藥店需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處方藥不得開架銷售,不得促銷。

    互聯網銷售處方藥,在流程監管和事后數據追溯上有天然的優勢,醫藥電商也同樣應該負起這個責任。處方藥銷售需由藥師嚴格審方,企業做好嚴格審查和數據存儲,不得開架銷售,不得促銷。

    陳秋霖主任還談到一個關鍵點,雖然政府一直在推動互聯網+醫療健康事業的發展,但是互聯網企業也必須自律。政府的監管手段肯定會加強,一旦自欺欺人肯定會出問題,所以一定要珍惜這樣的環境。

    行業發展空間巨大,政策支持與規范并進

    根據商務部市場秩序司公布的數據顯示,截止 2017 年年底,我國藥品銷售終端市場規模已達1.6萬億元,過去5年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12.6%,呈現了快速增長的態勢。同期我國醫藥電商的市場規模僅為1211億元,占整個藥品銷售終端的比例為7.4%。其中,B2C的銷售更低,僅為100億元左右,未來發展的空間巨大。

    隨著互聯網消費及醫藥電商的發展,國家對于網售處方藥,從最初完全禁止,轉變為相繼出臺一系列支持與規范的政策或文件。具體如下:

    2014年5 月28日,CFDA發布了《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允許互聯網企業按照藥品分類管理規定的要求,憑處方銷售處方藥。該征求意見稿的發布推動大量藥品企業進入電商領域。

    醫藥電商行業要想健康和快速發展,一定要符合政策要求進行監管,否則市場亂象可能會進一步刺激高壓政策出臺,對醫藥電商領域帶來致命打擊。

    在2019年6月20日舉辦的一場主題為《處方藥零售改革與發展》的研討會上,與會專家提出了這樣的觀點。處方藥在互聯網上銷售是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如果能從流程上、技術上、監管上符合要求,就應該得到肯定。

    如果需要對網售處方藥進行規范,核心應該回到實質的問題,如何設立管制規范,確保銷售是基于真實的處方;如何設立管制規范,規范它的倉儲物流;如何設立管制規范確保它對個人數據的保護,而不是聚焦于商業形式。

    最后,通過嚴格的監管,保證處方藥的網絡銷售和線下醫療機構的銷售具有一致的流程和環節,來解決互聯網上銷售出現的新問題。

    京東健康醫藥部總經理金恩林在研討會上表示,作為從業者,希望互聯網處方藥銷售能早有結論,因為過去這三年一直處于合規與否的糾結和困難中。

    當前,京東健康網售的處方藥均是常溫藥品,盡可能在處方藥大的一個類目里選擇相對安全、風險相對可控的細分領域去做。網售處方藥的市場需求很大,慢性病人藥品復購平均一年六次,多的基本上是一周一到兩次。

    因此,希望網售處方藥能夠有條件的放開,放開之后能夠規范管理,設置配送環節、倉儲環節相應的標準,而不是任行業發展,導致出現良幣逐劣幣的現象。

    天貓醫藥館總經理章澤在研討會上關于藥品安全這樣說到:“有一部分的藥店是沒有藥師的。今天的互聯網反而可以解決集中藥師服務的問題,通過總部的平臺實現遠程審方,既保證了用戶的用藥安全,也能保證整個企業的運營效率的提升,其實是一舉雙得的方案。”

    醫藥電商、互聯網醫療企業談處方藥銷售

    針對這些已發生的問題,動脈網在第一時間聯系并約訪了相關企業和專家個人,他們以實名或匿名的方式就網售處方藥進行了探討,并提出了改進的方法。

    以下是動脈網根據各家提出的觀點進行了整理和匯總:

    微醫

    依據《醫療質量管理辦法》、《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醫療機構處方審核規范》,微醫建立專業審方團隊,所有藥師均通過全國衛生專業技術資格考試并獲得初級藥師及以上資格,從業時間超過5年。

    今年微醫先后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強化處方責任的管理規范》、《烏鎮互聯網醫院電子處方責任簽字管理規范》,進一步提升和規范烏鎮互聯網醫院服務平臺醫務人員的責任意識。提交并完善信息后,用戶通過微醫App可與醫生進行問診,充分溝通后醫生將根據用戶癥狀開具處方。

    提交處方后,由后臺審方團隊進行審核,通過后用戶方可繳費,由第三方合作企業核準配送藥品;審方不通過時,需醫生修改處方,三次修改不通過即系統判斷直接結束問診,用戶無法購藥。

    為了保障用戶用藥安全,微醫出具的電子處方單(如下所示)僅支持平臺內或接診藥店購藥,只服務于微醫平臺當次問診,避免患者下載或截圖處方單多藥店反復購藥的不合理現象發生。

    好藥師市場總監張丁丁

    網上賣處方藥或者線下藥店賣處方藥,必須有處方,需要藥師審核。這些流程都是完整的。網上銷售的處方藥都是慢病用藥、三高用藥、皮膚科用藥,相對安全性較高,所以用戶希望可以方便購買。但企業對處方的處理方案上需要進一步加強,對于用戶上傳的處方嚴格把關,加強技術對拍照處方的識別和電子處方的承接工作。

    藥房網商城創始人鐘毅

    2017年國務院取消藥品網絡交易行政許可ABC證以后,國家食藥總局發布了《關于加強互聯網藥品醫療器械交易監管工作的通知(食藥監辦法〔2017〕144號)》。通知明確,國務院取消藥品網絡交易行政許可后,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應“落實監管責任,建立完善互聯網藥品、醫療器械交易服務企業(第三方)監管制度,按照“線上線下一致”原則,規范互聯網藥品、醫療器械交易行為。

    雖然企業依據“線上線下一致”原則,對于“必須憑處方銷售的藥品”設定了消費者上傳處方、入駐藥店執業藥師依據處方審核規范審核處方的流程和制度,但還是存在消費者隨意上傳非處方圖片、入駐藥店執業藥師沒有嚴格依據處方審核規范進行審核的情況發生。

    首先在對于“必須憑處方銷售的藥品”的憑處方銷售管理流程上,有進一步細化要求和強化管理的地方;其次對于消費者需要加強提示和流程引導,避免隨意性購買的情況發生;再次,對于入駐藥店執業藥師,從加強監督管理和完善處方審核制度上加強管控,杜絕執業藥師不遵守處方審核規范、隨意審核處方的情形發生。

    云開亞美副總經理黃慧

    按照國家藥品監督管理的要求,處方藥銷售是必須憑處方,執業藥師審方。由于線上處方藥購買需求大,承接的商家相對少,商家是來不及一張一張審核的。沒有對接互聯網醫院之前,都是用戶自行上傳或者商家短信發個問卷來走一個流程。

    對接互聯網醫院以后,系統自動生成一些信息后醫生和藥師審核,提高了效率。隨著流程不斷的優化以及更多的參與者,應該能解決目前的問題。主要是要在流程上需要互聯網醫院醫生及執業藥師的參與,通過技術手段提高效率,肯定會增加企業運營成本,但這是企業必須承擔的。

    阿康連鎖藥店總經理張移兵

    此次事件也反映出了處方信息流轉的痛點。傳統的方式是在醫院開具紙質處方,同樣存在處方信息無法驗證的問題,沒有辦法保證100%的準確性。現在的解決方案是建立電子處方流轉和共享平臺,開具的處方上傳到平臺,無論是到藥店買藥還是在醫藥電商買藥,都通過這個平臺來驗證處方真實性。

    只有當全國性的電子處方流轉和共享平臺建立起來之后,做到信息打通、系統打通,大家就能像刷身份證一樣,在需要的時候每個處方刷一下,驗證處方真實性、使用情況。在這個平臺沒有建立起來之前,需要全行業去共同去解決問題,包括更多的人力投入、更多的技術投入等。

    好心情合伙人徐鋒

    此次事件暴露出醫藥電商的處方審核問題,互聯網銷售處方藥在流程上天然有缺陷,缺乏醫生的介入。互聯網醫院主要針對慢性病和復診病人,在處方審核時有較好的監管審核流程,隨后轉方到醫藥電商或線下藥店。

    要符合國家的規定,醫藥電商企業就必須在以下三個方面做自律:第一,避免首診,只針對慢性病和復診病人;第二,在好心情關注的精神類疾病方面,涉及很多國家管制的精神類和麻醉類藥物,這部分藥物是一定要避免做網絡銷售;第三,企業不要為了經濟利益,忽視用藥安全。

    藥品終端網CEO何思德

    處方藥銷售過程中的問題不是一個新問題,而是一個歷史沿革問題。不是今天才發生的問題,也不是有了互聯網醫藥之后才發生的問題。以往線下也出現過類似的情況,不過線下門店的知名度小,信息流通沒那么快,才沒有引起今天那么大的討論。

    從具體的原因看,我認為主要有三個,其一是企業的逐利性,處方藥這塊市場有很大的吸引力;其二是市場趨勢使然,有需求,提供了便利性;其三是法律法規還不完善,在約束性框架之下,預留了空間,但沒有給出具體的執行方向。

    未來而言,應該明確監管的態度,如果放開,需要有相應的法規支撐;如果不放開,那么就關閉通路,不留下模糊地帶。在放開的基礎之上,要明確準入、嚴格監管。后續緊隨而至的就是建立全國或區域的處方共享平臺,加強電商平臺的人員和技術投入,嚴格處罰措施,線上等同線下來監管等。

    健康發展還需行業自律

    在政策支持與規范并進的前提下,為進一步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已有行業協會發起自律公約。例如,今年2月,銀川互聯網+醫療健康協會發起《關于互聯網醫院提供規范化藥事管理及服務的自律公約》,公約指出:各互聯網醫療機構應真實配備符合資質的藥師進行處方審核,建立處方審核制度及相關流程,并確保其真實實施,避免 “走過場”、“裝樣子”,并杜絕“藥師掛證現象”在互聯網醫療機構中出現。

    通過這些企業的訪談,動脈網總結出了醫藥電商企業必須做到的自律八條。希望企業能嚴格遵守,從社會公益出發,做好處方藥的嚴格審核,并接受政府監管。

    一、提高平臺網店的準入門檻,從規模和質量上進行嚴格審核和把控。

    二、各互聯網醫療機構應真實配備符合資質的藥師進行處方審核,建立處方審核制度及相關流程,并確保其真實實施。

    三、提高技術手段,提高電子處方審核效率。對于電子處方、患者信息進行數據保存,并接受監管。

    四、為保障患者用藥安全合理,各互聯網醫療機構和醫藥電商應設置藥事委員會,嚴格審查,評估用藥風險。

    五、嚴格把關藥品來源,建立藥品追溯機制。

    六、嚴格按照相關規定對藥品生產廠家的資質、產品檢驗報告等進行核驗。

    七、企業內部要建立網絡巡查制度,隨時抽查,定時審核。

    八、國家要及時建立與當前網絡銷售、遠程診療服務相適應的法規,從制度上保障網絡銷售的健康發展。國家和地區藥事部門也加強審查,嚴格查處違規行為。

    責任編輯:大花 www.wtxwzt.live 2019-6-28 9:37:18

    文章來源:動脈網

    動脈網

  • 幸运农场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