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電商深水區如何C位出道?

    添加日期:2019年6月27日 閱讀:183

    前不久,包括九州通、揚子江藥業、陜西利君、吉林敖東等十多家藥企陸續發布公告函表示,藥師幫等電商平臺擾亂了公司正常市場價格秩序,損害了公司形象,決定予以抵制。隨后藥師幫發布回應稱,公司主要為藥店、診所等零售終端用戶服務,屬純終端銷售,不調撥。

    據商務部統計數據,2018年我國醫藥電商直報企業銷售規模為859億元,同比增長16.7%。在這貌似一片祥和、亟待開發的藍海背后,隱藏的卻是藥企和平臺之間紛爭不斷、電商巨頭們激烈競爭以及盈利少等一系列發展痛點。陷入深水區的醫藥電商如何C位出道搶占市場藍海?

    事件:藥師幫等平臺被“圍剿”

    前不久,揚子江藥業發出了一份《關于停止對藥師幫平臺所有電商供貨客戶告知函》,該函內容顯示,由于藥師幫平臺客戶長期以來以低價銷售揚子江藥業之產品,嚴重影響市場價格,危害揚子江藥業的形象,造成規范的合作客戶無法正常銷售。

    揚子江藥業在告知函中作出如下決定:自即日起全國范圍內停止對藥師幫平臺所有電商客戶銷售,禁止揚子江藥業集團全國合作的一級分銷商、二級分消商、其他準銷售商給藥師幫平臺電商供貨,違者根據商業協議停止合作。

    此后,包括哈藥集團、九州通、海南普利、陜西利君、沈陽飛龍、四川百利天恒等在內的多家藥企陸續發布通知函,斥責其長期低價銷售公司產品,要求經銷商暫停給藥師幫平臺電商供貨。

    事實上,藥企對醫藥電商平臺不滿由來已久。近兩年,醫藥電商的高速增長也讓傳統藥品經銷商感受到了壓力,“渠道革新、銷售模式轉變,以及后來者的加入已經使得傳統經銷商的生意變得沒那么好做。”重慶一藥企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一項數據顯示,中國8成以上的藥品生產企業未建立直銷團隊,若要完成銷售業務,必須依靠代理公司或商業公司來完成。藥師幫等B2B電商從網絡平臺直面終端藥店,價格又更低,無疑動了各級代理商的“奶酪”。

    就在前不久,廣東博洲藥業發布《關于停止對藥師幫等所有電商供貨客戶告知函》,稱“藥師幫”、“藥京采”、“好藥師”等網絡平臺長期以來以低價銷售公司產品,已嚴重影響市場價格,造成規范合作客戶無法正常銷售。決定自即日起禁止公司全國合作的所有客戶給以上平臺電商供貨,違者根據協議停止合作。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半個月,但是藥師幫負責人對此次藥企的“圍剿”也感到非常委屈。他回應稱,藥師幫是互聯網藥品交易“第三方”服務平臺,提供的是平臺及技術服務,平臺自己不賣藥。藥企、藥品批發商、經銷商經資質審核通過后,入駐藥師幫進行藥品銷售。藥品怎么賣、賣多少,這是由平臺賣家決定的,藥品貨權歸屬商家,自然定價也是商家說了算。

    現狀:電商巨頭正在爭搶的“藍海”

    醫藥行業一直是個監管很嚴格的行業,因此醫藥電商的發展一直是被套著“鐐銬”的。近幾年,國家政策支持醫藥電商行業發展,取消醫藥電商B、C證,對網上藥店予以放行,接著是鼓勵“網訂店取,網訂店送”的新型配送方式,培育新型服務和新業態;醫保控費、院方處方外流,為互聯網+醫藥提供了機會。“含金量”最高的A證亦予以取消,醫藥電商全面解禁。

    事實上,醫藥電商的千億市場早已成為電商巨頭們眼中的“蛋糕”。

    來自清科研究中心數據顯示,中國醫藥電商市場銷售規模逐年壯大,2017年醫藥電商市場規模達1211億元人民幣,占同期全國醫藥市場總規模的7.4%。其中,B2B業務規模占醫藥電商總額的六成左右,B2C業務規模約占四成。從近年醫藥電商的市場規模變化看,過去6年醫藥電商銷售規模的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55.5%。

    聞風而動定資本向來先知先覺。以藥師幫為例,這家2015年在廣州成立的企業,成立幾個月就獲得了綿陽威盛和常春藤資本的過千萬元pre-A輪融資;2016年3月,藥師幫完成總額為7100萬元的A輪融資,由復星領投、常春藤資本跟投。2018年6月,藥師幫完成總額4.2億元的C輪系列融資,其中C1輪由順為資本領投,松禾資本(B輪領投方)和高捷資本跟投;C2輪由DCM資本領投,SIG跟投。2018年12月,藥師幫完成1.33億美元D輪融資,本輪融資由老虎環球基金、H Capital和DCM參與。

    藥師幫的融資曲線,只是資本大軍進軍醫藥電商領域的一個縮影。就在今年早些時候,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本地生活服務公司也宣布,與武漢天濟大藥房深度合作,在當地正式上線7×24小時急送藥服務。

    對此,阿里健康O2O業務負責人介紹稱,“夜間送藥服務需求一直存在,只是比較分散,線下藥店24小時運營也很難覆蓋成本。通過互聯網多平臺流量匯聚分散需求,可以讓夜間藥店訂單量覆蓋夜間運營成本。”早在2016年,阿里健康就已經聯合甘肅德生堂、江蘇百佳惠蘇禾等超過60家連鎖藥店,共同成立“中國醫藥O2O先鋒聯盟”進一步探索醫藥電商的多種可能性。

    今年3月,京東旗下的O2O生活服務平臺京東到家宣布,平臺醫藥健康業務在2018年迎來了高速增長。僅2018年12月,平臺健康業務GMV較2017年1月增長660%,訂單量增長540%。

    截至目前,京東到家醫藥健康頻道已經和全國90%以上的頭部連鎖醫藥商家達成了戰略合作。此外,京東到家醫藥健康頻道的合作商家也高達400余家,線上藥店超過2萬家,平臺的服務范圍已經覆蓋國內63個城市。

    困局:不少醫藥電商舉步維艱

    盡管醫藥電商被眾多資本和巨頭看好,但是在醫藥電商的經營層面上,卻與醫藥電商平臺的風生水起形成了反差,不少互聯網醫藥電商依然是賠本賺吆喝,能夠真正盈利的其實并不多。

    1藥網母公司111集團的上市,揭開了醫藥電商的盈利真相。111集團包括B2C模式的1藥網、B2B模式的1藥城以及從事互聯網醫療的1診平臺。其中,1藥網是國內首批在線零售藥店,也貢獻了111集團的主要收入。來自111集團招股書顯示,2018年上半年111集團營業收入7.309億元,虧損1.296億元。虧損額度相比2016年的3.634億元和2017年的2.493億元,有收窄跡象。

    不少上市醫藥企業,都有投資電商領域,仔細查看財報不難發現,一些明確披露營收數據的電商經營也是舉步維艱。

    2017年,康愛多營收13.69億元排名第一,凈利潤為3190.98萬元;九州通旗下好藥師營收10.78億元,利潤-2741萬元;仁和藥業旗下仁和藥房網8.12億元,利潤107萬元;康恩貝旗下可得網營收為8.08億元,凈利潤為1004萬元。多數醫藥電商從利潤看,處在微利甚至虧損的狀態。

    “一些大的醫藥電商有母公司和資本扶持,相對還好些,最難的就是小的醫藥電商平臺,幾乎都是虧損的,賠本賺吆喝。”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分析師陳禮騰解釋道,醫藥行業作為一個關系著國計民生的行業,是國家重點監管的行業之一,醫藥O2O市場前期采用燒錢換市場策略,導致陷入補貼與虧損的惡性循環,同時由于平臺難以找到持續盈利的業務,加之眾多平臺同質化嚴重,難以形成競爭優勢。

    藥兜網CEO邱中勛公開表示,目前國內眾多醫藥電商平臺,其主要模式是網上藥店,或者將線下藥店搬到線上,并沒有實現對供應鏈的整合,僅僅是為消費者購買藥品提供線上選購和線下配送的服務,其供應終端仍然是傳統銷售層級的一個部分,成本的限制決定了其無法對消費者進行讓利。

    “價格戰帶來的低利潤、甚至無利潤,流量和營銷構成的高成本,醫藥電商困境凸顯。”陳禮騰指出。

    縱深:醫藥電商應念好新零售的經

    陳禮騰表示,醫藥是屬于知識復雜、門檻較高的行業,“醫藥+互聯網”需有長期磨合的過程。在政策層面,國家對“醫藥+互聯網”比較支持。盡管醫藥電商發展迅猛,但行業發展仍存在無法銷售處方藥、藥品配送效率不高等“痛點”。因此,線上線下融合的醫藥新零售、C端、B端多渠道服務成為醫藥行業未來發展趨勢。

    如何念好新零售的經?

    邱中勛表示,醫藥電商平臺要與藥企合作,去除眾多中間環節,藥品價格就將會降低,因此整合供應鏈并真正實現壓縮成本,降低價格,將成為考驗未來醫藥電商平臺競爭力的關鍵指標。

    “平臺與包括東阿阿膠等為代表的10多家藥企已經達成深度戰略合作,不久后會公布與藥企達成合作的情況。”藥師幫負責人表示。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將積累的眾多交易數據進行整合分析,將越來越精準的實現國民健康水平的數字描述,基于這樣的大數據技術,根據不同時間、不同區域,實現醫藥產品的提前規劃和倉儲管理,則進一步實現成本的降低,進而又為消費者享受更低的藥品價格提供了基礎。

    實際上,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提出可在線上開具常見病、慢性病處方,經藥師審核后,醫療機構、藥品經營企業可委托符合條件的第三方機構配送。同時探索醫療衛生機構處方信息與藥品零售消費信息互聯互通、實時共享,促進藥品網絡銷售和醫療物流配送等規范發展。

    “從政策層面予以了肯定與鼓勵。不難看出,政府對于互聯網+醫藥也逐漸開放,相信未來將會出臺更多的規范、利好政策。”陳禮騰說。

    責任編輯:大花 www.wtxwzt.live 2019-6-27 10:04:41

    文章來源:

本文標簽: 醫藥電商
  • 幸运农场玩法